返回山西唐宁律师网站首页

您当前所在位置-->案例或代理词选登




唐宁律师事务所主任
艾宁律师
 

六、 对本案的解析

  本案涉及两个主要问题,即一是付款义务主体问题,二是在认定工程款数额时优势证据的适用问题。

  1、 关于付款义务主体问题。安业公司与铁三局签订的建设工程施工合同和安业公司与筹委会签订的代建合同,意思表示真实,不违反法律和行政法规的强制性规定,且大部分已履行,一审法院认定为有效是正确的。安业公司在诉讼中主张其是代理筹委会与铁三局签订施工合同,应由筹委会承担实体民事责任。根据《民法通则》第63条规定,合理人在代理权限内,以被代理人的名义实施民事法律行为。被代理人对代理人的代理行为,承担民事责任。可见,代理必须是以被代理人的名义从事民事活动。代理是代理人在代理权限内以被代理人名义与第三人进行法律行为,而这种行为的法律后果直接由被代理人承受形成的法律关系。安业公司不时以筹委会名义而是以自己名义与铁三局签订合同,因此其行为不符合代理的法律特征,不应适用代理的法律规定。安业公司主张由筹委会直接承担支付工程款义务,缺乏法律依据,不应得到支持。根据《合同法》第402第规定,受托人以自己的名义,在委托人的授权范围内与第三人订立合同,第三人在订立合同时知道受托人与委托人之间的代理关系的,该合同直接约束委托人和第三人,但有确切证据证明该合同中约束受托人的第三人的除外。该条规定实际上是确立了间接代理制度,这是参考借鉴英美法上的代理制度,解决的是委托人自动介入问题。只有当第三人知道委托人是谁的情况下,才产生相应的法律效果。安业公司没有举出证据青表明,其受筹委会委托,作为受托人于1993年8月24日与铁三局签订《建设工程施工合同》时,铁三局街道筹委会是委托人,没有告知铁三局有关工程建设单位以及委托情况,因此安业公司主张其与铁三局订立《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直接约束的主体应是筹委会和铁三局的请求,不能成立。一审判决确定安业公司为支付工程款的义务主体是正确的。

  2、 关于认定工程款数额时如何适用优势证据问题。一审法院以筹委会委托太原市建筑经济管理站对三方当事人会签工程量进行审核予以确认工程款为44633871.49元,作为该工程的结算依据,认定为双方工程款数额,符合本案的实际情况.对于一些涉及建设工程款项地纠纷,如果合同当事人对工程量予以确认,那么就相关工程量进行计算核价,不一定需要教室机构进行。对于已付款和欠款数,铁三局和安业公司经过7个月的账目核对,双方认可已付工程款34559046.07元。争议的付款部分为6954592.42元。其中1324000元,安业公司举出铁三局给其出具的收据,虽没有其他支付工程款的转账支票或铁三局的委托支付凭证,但铁三局没有提出相反的证据,也没有否认该收条作为书证的真实性、合法性和关联性,只是提出其已收取款项与开出的收据金额不一致;在没有其他相关证据推翻收据的效力的情况下,按照优势证据的理论,应当采信书证的效力。一审法院运用优势证据的理论否定了该笔款项收据的效力,没有认定该笔款项为已支付工程款,属于运用优势证据理论不当,应予纠正。

   
 
 
 
 
 
 
 
 
 
 
 
 
 
 
 
 
 
 
 
 



建议您使用1024*768分辨率进行浏览
Copyright (c)2004, SHANXI TANGNING LAW FIRM 本网站所有内容均受版权保护。
未经版权所有人明确的书面许可,不得以任何方式或媒体翻印或转载本网站的部分或全部内容。
地址:山西国际贸易中心东楼9层A座(太原市府西街69号 邮编0300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