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山西唐宁律师网站首页

您当前所在位置-->案例或代理词选登




唐宁律师事务所主任
艾宁律师
 

山西省高级人民法院
    

(2007)晋民终字第263号

  上诉人(原审原告):山西××培训中心。住所地:山西省清徐县三国演义城旁。

  法定代表人:薛××,该培训中心董事长。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山西广播电视总台。住所地:山西省太原市迎泽大52大号。

  法定代表人:梁志祥,该台台长。

  上诉人山西××培训中心(以下简称培训中心)因与被上诉人山西广播电视总台(以下简称电视台)合作纠纷一案,不服山西省太原市中级人民法院(2006)并民初字第147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依法组成由审判员李连生担任审判长,审判员李桃莲,代理审判员任君虹参加评议的合议庭审理了本案,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查明事实:1996年11月6日,太原春×学校(以下简称春×学校)与电视台电视剧签订了一份《关于拍摄十六集电视连续剧清××意向书》的合同,双方约定,电视台负责该剧的政治及艺术质量的把关,并为剧组出具有关证明;春×学校负责全剧所需的一切经费及拍摄所需要的机器设备;该电视连续剧全部制作完毕审查通过后可往市级台及有线电视台销售,八个月之后,电视台在山西台播出并进行交换;该剧在山西台播出带来的其他收入(如每集所带广告及特约播出等收入),双方各得50%;该片版权属双方所有,该片必须保证在省级台交换。意向书签订后,双方即开始履行,春×学校按照意向书约定将拍摄资金筹集到位之后,双方于1997年4月上旬开始摄制电视剧,经电视台审查并组织第二次制作,《清××》于同年11月上旬制作完成。此后,该剧没有在市级台及有线电视台销售,也未在电视台播出及在省级台交换。1998年3月8日,山西×制片有限公司、电视台《清××》摄制组与薛××三方签订了一份委托书,表明:电视连续剧《清××》系山西×制片有限公司投资与电视台联合摄制,版权为山西×制片有限公司所有,现委托公司常务副总经理李×和《清××》制片人郭××为该剧发行人。

  另查明:中华人民共和国广播电影电视部给制作单位为山西电视台发放了编号08001的电视剧制作许可证,发证日期为1993年1月8日,有效期限为1993年1月至1997年12月。1996年该部社会管理司以广播电影电视部司局广社发字(1996)13号文件下发了关于电视剧制作许可证的批复,山西电视台许可证仍为08001号,有效期限为1996年1月至1998年12月。

  再查明,1998年12月,春×学校法定代表人薛××涉嫌诈骗罪,由太原市公安局立案侦查,并对其采取了取保候审措施。2000年1月太原市公安局经保处经调查撤销了此案。2003年12月29日太原市公安局对薛××涉嫌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立案侦查。2005年5月16日太原市公安局对该案作出了撤案决定,认为不构成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2005年10月9日太原市公安局对其解除了取保候审。

  2002年2月6日春×学校更名为“山西××培训中心”。2006年6月6日培训中心以电视台出示的电视剧制作中许可证系复印件且已过期两年,致使培训中心专门为发行《清××》而设立的山西×制片有限公司历经两年,耗费大量人力物力也未将该剧销售出去,给培训中心造成经济损失为由在山西省太原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诉讼。一审庭审中培训中心提供了从网上下载的2003年电视台广告价格表,参考其价格表计算可得利益972万元,作为损失赔偿的依据,电视台对此不予认可。上述事实有意向书、山西电视台晋视字(1996)第37号文件、委托书、报案材料、公安局立案决定书、调查报告、广告价格表、电视剧制作许可证,以及双方当事人在庭审中的陈述等在卷佐证。

  太原市中级人民法院审理认为,双方签订的《关于拍摄十六集电视连续剧清××意向书》合法有效,是双方真实意思的表示。双方均应按约定履行。培训中心按约定将拍摄资金筹集到位,电视台应按约定在八个月之后在山西台播出并进行交换,且应保证在省级电视台交换。但从1997年8月上旬拍摄结束后至1998年4月上旬期间的八个月的时间过后,电视台并未在省台播出,也未在省级台交换,对此电视台应承担违约责任,根据电视台提供的广电部批复以及其提供的电视剧制作许可证,期间为1996年1月至1998年12月,电视台的许可证并未过期,因此培训中心诉电视台因许可证过期导致违约造成不能销售,该院不予支持。本案双方签订的协议为1996年11月6日,1997年11月上旬拍摄结束,拍摄结束后截止八个月后的1998年7月底后,电视台未按约播出和在省级台交换,至本案立案之日,培训中心并未向电视台主张权利,期间虽有培训中心法定代表人薛××从1998年12月至2005年10月9日被取保候审的情节,但并未限制其法定代表人行使民事权利,亦未影响其向电视台主张权利。故培训中心从1998年7月至起诉之日2006年6月6日期间未向电视台主张权利,丧失了胜诉权,该院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第一百三十五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二十八条之规定,判决:驳回培训中心的诉讼请求。

  培训中心不服太原市中级人民法院的上述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称:培训中心的诉讼并未超过诉讼时效,双方签订的《关于拍摄十六集电视连续剧清××意向书》并没有约定明确的履行期间的终止时间,培训中心可以随时要求电视台履行将该剧在电视台播出并进行交换的义务,电视台的违约行为给培训中心造成的损失,电视台依法应予以赔偿。电视台答辩称:一审判决认定《清××》制作完成通过审查八个月后,是合同约定的我台播出与交换该剧的履行期限,并依据培训中心认可的“履行期间的起点时间”计算诉讼时效期间,认定事实清楚;培训中心请求按照履行期限不明延长诉讼时效,不符合合同约定和法律规定,培训中心提供的广告价目表,与其主张的赔偿数额没有关联性。

  本院经审理认为:双方签订的《关于拍摄十六集电视剧清××的意向书》,系双方当事人的真实意思表示,主体适格,内容不违反相关法律规定,该意向书应确认为合法有效。依照培训中心在起诉状中的陈述,双方于1997年4月上旬开始摄制电视剧《清××》,经电视台审查并组织第二次制作,《清××》于1997年11月上旬制作完成。按照双方意向书的约定,电视剧全部制作完毕审查通过后可往市级台及有线电视台销售,八个月之后,在电视台播出并进行交换。1997年11月上旬是双方确认的该电视剧全部制作完毕并审查通过的时间,本案二审的焦点问题即在于培训中心向电视台主张权利是否已超过诉讼时效?丧失了胜诉权?诉讼时效是指民事权利受到侵害的权利人在法定的时效期间内不使权利,当时效期间届满时,即丧失了请求人民法院依诉讼程序强制义务人履行义务之权利的制度。诉讼时效期间是权利人请求人民法院保护其权利的法定期限。在本案中双方约定电视剧制作完成审查通过八个月之后为电视台的履行义务期限,八个月是对该电视剧向市级台及有线电视台予以销售的时间,保护的是培训中心的销售权利,八个月之后的播出与交换,不是对履行期限的约定不明,该约定所体现的是履约时间与经济效益相统一的合同目的,也体现了电视剧发行播出所具有的时效性特点。1997年11月上旬,电视剧《清时雨》制作完成,自该时间起八个月即1998年7月上旬至培训中心2006年6月6日提起诉讼,在长达近八年的时间里,培训中心从未向电视台主张权利,该期间也远远超出了对“八个月之后”的常规理解和订立合同之时双方的本意。原审判决认定事实较为清楚,适用法律正确。本院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五十三条第一款第一项的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本案一、二审案件受理费138450元,由培训中心承担。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李连生

   李桃莲

代理审判员 任君虹

二○○七年十月二十日

代理书记员 柴晓英

 

 

 

 

 

  

 

 

 

  

 

 

 

 

 

 

 


 
 
 
 
 
 
 
 
 
 
 
 
 
 
 
 
 
 
 
 



建议您使用1024*768分辨率进行浏览
Copyright (c)2004, SHANXI TANGNING LAW FIRM 本网站所有内容均受版权保护。
未经版权所有人明确的书面许可,不得以任何方式或媒体翻印或转载本网站的部分或全部内容。
地址:山西国际贸易中心东楼9层A座(太原市府西街69号 邮编030002)